Drk-Sir

绘渣,入圈多如草,不拆不逆好
圈:漫威,b站游戏区rps,DF,死笔,
RHG,ff14,全职,凶宅……

请你去吃夫妻肺片

开头先求问各位太太,我们尿e女孩有群吗?

迟到一天的七夕贺文,尿e脚本绝不认输!
第一次写第二人称的文,可能会出戏也可能写得有点柴,有一定程度的ooc ,不喜可评论可右上。
以上

10:03 am
你翻到了张先生昨晚凌晨三点的一条微博:
某个人邀请我去成都吃肺片,你们说我去还是不去?
配图是一张两点多刚下播后和尿姑娘聊天的微信截图,截了姑娘以请鹅去成都吃夫妻肺片为开头,在调戏某人同时不忘请他去成都玩的两人的对话。
你点开评论,意外发现热评第一条就来自尿姑娘,两汉字加一符号一表情:约吗?[#阴险(微博挑眉笑)]
灰色的回复框里第一条的矮的萌的张也只回了两个字:“滚啊”
你又往下翻了翻,发现其他评论大多都是祝他旅行愉快的话和往日骚话合集。
14:44 pm
你随手掏出手机,打开某鹅的直播间,发现直播间标题改成了:  收拾东西去成都。
等了两分钟,意料之中的看见了房管通知今天不播。
17:23 pm
你在首页先后刷出了两个人的微博:
“去成都了,某个人包的双飞”配图是一张上海机场的照片。
另一个人的也还是表情叠字:“工作完休息哈[#打哈欠]”
你再往下滑,看见了一个房管的直播间截图:
“待会就要起飞了。
    带了几件设备过去,不知道那边的酒店能不能接上。
     明天可能会播。”
16:51pm
你刷了一天的直播间终于开了,还是手机摄影头:
“呐,给李们看一下这个人的房子 ,精致的有钱人生活是这样的。”
你看到那个人拿着手机在一个客厅里走来走去,是之前你在两个人视频里都看到的那个熟悉房子。
“蛤,为什么拍啊 ?不是李们问的咩?李们说想看我才他喵的问他可不可以拍的。”
你想了想,确实今天直播间的版聊一直没消停过。
你看见弹幕有人问姑娘去哪里了,张先生把手机怼到墙上的照片装饰前面,随口一接:
“他啊,刚刚下楼。现在就我一个人在。”
“啊这几张照片我有印象,之前刷微博的时候看到过。”
他说完停了停,应该是看了一下弹幕的反应,你也不知道他看到了哪一条,他突然说:
“尿姑娘现在做什么工作?哇,兄dei,李是从14年过来的吗?他微博都有写的啊,做摄影这方面的。”
“让他帮我拍一套写真...李们有毒吧!不要总想搞个大新闻啊。”
这句话之后弹幕讨论起了应该拍鹅片的问题,而且方向越来越奇怪,女装、黑丝、猫儿层出不穷,张先生选择无视掉群众的想象力继续往里走:
“昨天我过来的有点晚,他就让我先住他家这边”
“这个是我住的客房,艺术造纸也还可以。”
你看到画面中出现了一个装修时尚的小房间。
张先生转了转手机,然后应该是又看了一眼弹幕,忍不住吐槽道:
“神他喵的住主卧,我跟你们说你们过分了啊。”
转完一圈他关上客房的门回到了客厅,坐到了沙发上。现在你能在屏幕里看见一双鹅爪在摇啊摇啊摇。
“我们昨天晚上去吃那家肺片了,就是我下飞机以后。哇,人巨多,味道感觉还行...嗯,就是没办法带走李们知道吗?要不然带回去当小零食还是不错的。
    他说今天晚上想给我介绍两个朋友...就很尬。还说晚上我们不喝酒,但是我...嗯是一点也不会信,到时候我就一直吃菜不抬头这样。我是真的不喜欢喝酒。
今天晚上?应该不播了吧,不知道会吃到几点,我到时候看一下好不好?”
接着是一阵清脆的门铃声响,他把手机丢在沙发上去开门,你能模模糊糊听见一点两人对话的声音。过了十几秒,你听见张先生又走了回来,这次调了个前置摄像头,屏幕里出现了一张鹅脸,后面露出了半个尿姑娘,“我们现在要过去了,今天就到这里了”
弹幕在几秒里分成两波瞬间刷满了姑娘和再见。
“嗯,大家再见”张先生关掉了直播。
00:37am
正在熬夜的你收到了战旗的推送提醒,你点进去,刚好听见张先生在调试好设备。
“晚上好啊,吃完饭回来了
今天晚上带尿姑娘玩点小游戏。”
你听见他的声音有点软,尾音有点连,弹幕刷过一排的“深夜福利”“从八点一直蹲到现在”
接着你听见那边传来了一声椅子挪动的声音。
“哈哈,观众朋友们我tmd又回来了!你们tmd的有没有想我啊woc”
两个熟悉的声音都因为一点醉意带上了一点不一样的感觉,你看到弹幕瞬间炸开了花。你平时加的几个死气沉沉的脚本群,也开始不停地往外跳消息。
“滚啊,谁他喵的平时会想李这么下牛的人,我们这边的观众都很正直的好嘛。”
“woc,我tmd到底哪里下 流了?”
“李这个人问题大了我跟李说!”
“那我tmd真要做点tmd下 流的事了?”
“你tmd够了。”
接着是一声肢体碰撞的声音,你听见鹅大喊了一声“我靠!”,麦克风就被关掉了。弹幕迎来了今晚的第一个小高峰,你满眼都是“?????”和“请主播珍惜自己的直播间”
过了不到一分钟,麦被重新打开了。
“没事没事,就是我刚刚一jio不小心把尿姑娘踹到地上去了。不信李们问尿姑娘。”
“哈哈我们tmd真的没事”
你觉得张先生应该是看到了什么不和谐的弹幕。
“李们真是够了,李们以为他这个人不知道李们在想什么咩?
我们这里是一个专制独裁的直播间,再刷cp的,房管帮忙封一下”
你看到在房管“年少不知账号贵”“好了,再刷鹅就不高兴了”的劝说和鹅皇的暴政下,弹幕慢慢消停了下来。这时你才听见矮的萌转头去问尿姑娘,“李会玩什么街机游戏吗?”
1:51am
张先生在说完“好,我不动了,接下来请欣赏尿姑娘的操作。”之后已经5分钟没有说过一句话了,你看到几条弹幕调侃地飘了过去“这只鹅怕不是睡着了吧”“主播直播睡觉可还行”
那边的尿姑娘这时候也来到一个需要双人开启的机关旁边,你看见他操纵的角色停了下来,接着听到一声woc,手柄被放在桌子上,尿姑娘的声音也远了,微弱的武汉话和重庆话从耳机里传出来,然后直播的麦被关掉了。弹幕瞬间又被“???”刷满,大家就着游戏界面开始了版聊环节。
15分钟过去,弹幕的进展已经从“他俩是怎么通过武汉话和重庆话无障碍交流的”“鹅这个居居一定是睡着了”“这只鹅居然5分钟就睡着了”到“尿姑娘已经把鹅搬到床上了吧”“尿姑娘请轻一点”了,就在弹幕的画风成人到超管都看不下去了的时候,麦克风开了:“大家对不起啊,老etmd喝醉了,我给他tmd搬到床上去了,今天就tmd的先不玩了,到这里了”
在弹幕又一阵“???”的狂潮中,尿姑娘在所有人都猝不及防的情况下关了直播,留下了一直播间满脸黑人问号的脚本。

旧书摊

回老城区了
从地铁站出来,往建设银行走,又看见那家小书摊,十年如一日地撑在那里。天下了点小雨,阿叔让自己和摊子一起被笼在伞下,来来往往走过了很多人,没有一个将目光投放到书摊上哪怕一秒。阿叔的摊子是一个一点都不正规的书摊,不同于路边的小亭子或是直接铺在地上的地摊,这书摊由不知名的支架撑起来,顶上搭着两块宽大的木板,虽然看起来简陋但阿叔这里什么都有,动漫、娱乐、游戏、军事,男性向、女性向,各种各样的杂志小说或铺或挂,填满了两大块木板的每一个角落,一本叠一本,有的地方甚至铺上了第二层。小的时候一周最兴奋的,就是在周末上课的路上,趁着家里人不注意,用偷偷攒下来的零用钱火速买一本漫画塞进书包,或是和小伙伴一起纠结地在摊上合资买小说。每次过去,书摊虽然不算火爆,却也还算有人气。
但是现在的报刊生意越来越不好做了,上到八十下至八岁,人人手上都拿着一部手机,已经很少有人愿意捧着纸制品到处走了,人们用手机看新闻,用手机看漫画,用手机玩游戏。阿叔的身体随着每一个走近的人轻微前倾,准备起身,又随着每一个走远的人微微后仰,重新坐下。从远处看,他又像是一直坐在凳子上从来没有动过一般
三年,五年,有几家出版社倒闭了呢?三年,五年,这家书摊会还在这里吗?

乖巧大型犬什么的,舌头传感器什么的,真的又社情又可爱

论母鹅与樱花的兼容性,看到老板又去日本玩了,忍不住摸了一下
(尝试一下康颂的新纸,但感觉效果还是不太好,下次还是换回原来的纸吧orz)

一只很草的鱼
red: pussy我们出去玩好不好?
blue:no.
red:blue我们去party浪好不好?
blue:no!还有不要拿脚踹我

如果全世界都不再记得jarvis

从队3到小蜘蛛到锤3
感觉jarvis存在过的痕迹一直在被抹去
就像他只能活在过往,但不能活在将来的回忆中
大家只会说到奥创事件
但人们不会提及jarvis
复仇者也不会提及jarvis
tony stark不会再提及jarvis

就像他从未存在过

(希望漫威的后续电影能狠打我的脸,而不是让jarvis在电影里真的被完全忘记)

摸了一发mr.pix 和fox-n-q的拟人
性别应该没画错吧(?
他们真可爱XD

今晚的求生2333
一位西方记者询问一位香港记者香港记者是什么意思